• 泰州農村改革創新案例分析
    瀏覽人數: 2019-11-29

      改革創新是“三農”發展的重要動力,是鄉村振興的重要法寶。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要全面深化農村改革,激發鄉村發展活力。江蘇省泰州市作為全國農業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如何加快農村改革創新步伐、激發各類要素潛能和各類主體活力,著力發展農業、致富農民,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討。為此,我們走訪了相關部門,實地調研了靖江市新橋鎮德勝村、興化市千垛鎮東羅村、高港區白馬鎮陳家村、許莊街道蔡莊村以及喬楊社區、姜堰區橋頭鎮小楊村等17個村(社區),與60多名鎮村干部座談,遴選典型改革創新案例,分析做法成效,旨在以小見大,以點帶面,為鄉村振興提供決策參考。

      案例分析

      發展鄉村旅游的“祁巷村”模式。鄉村旅游是改善農村環境、調整農業結構、促進農民就業增收的有效途徑。近年來,泰州以田園綜合體、特色田園鄉村、美麗鄉村建設為抓手,積極開發豐收節、櫻花節等節慶產品,發展鄉村美食、休閑垂釣、民俗風情、生態民宿等旅游產業。2018年全市鄉村旅游接待人數1250萬人次,年營業收入52億元。泰興市黃橋鎮祁巷村創建“村集體+公司+業主+合作社+農戶”五位一體發展模式,打造鄉村旅游“小南湖”品牌,舉辦中國泰州香芋節、全國釣魚大賽,建設泰州中小學生培訓拓展基地,打造以水、田、園為內涵的特色文化民宿。2018年,全村旅游收入4000萬元,帶動本村600多人就業;村集體經營性收入286萬元,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3萬元。

      推進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的“小楊村”模式。為破解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融資擔保難題,2014年起,姜堰區推進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土地經營權流轉、農村產權交易平臺建設、農村信用體系建設,實施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和貼息試點。截至2019年3月,姜堰農商行、農信社、郵儲銀行、農業銀行、長江商業銀行等5家銀行累計發放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7.1億元,市、區財政共貼息100多萬元。姜堰區橋頭鎮小楊村,耕地面積4335畝,土地流轉率100%,現有家庭農場19個,平均規模200畝左右。小楊村家庭農場主向姜堰農村信用社提出貸款申請,貸款額度是每畝1000元,年利率5.8%,期限為1年。年底市、區財政將按照利息總額50%貼息,貸款實際年利率僅為2.4%,有效解決了家庭農場主貸款難問題。2019年,全村6戶家庭農場申請辦理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總額185萬元,利息10.7萬元。

      建立家庭農場服務聯盟的“西陳莊村”模式。截至2018年底,泰州全市認定管理的家庭農場6078家,經營面積135.64萬畝,占承包面積比重達40%。為推動家庭農場綠色、健康、可持續發展,2015年,發起成立家庭農場服務聯盟。姜堰區目前已成立20家示范性家庭農場服務聯盟,為家庭農場提供產前、產中、產后服務,實現節本、增效、促增收。2017年,姜堰區興泰鎮西陳莊村成立家庭農場服務聯盟,63名家庭農場主參加,村干部任理事長。村家庭農場服務聯盟投入300萬元(村集體150萬元,中央及市、區專項資金補助150萬元),購買12臺烘干機,組建農機服務隊8個,提供統一耕種、植保、糧食統銷、農資配供等服務,每年為周邊8個村1.67萬畝土地節省支出250多萬元。三產融合發展的“德勝村”模式。近年來,泰州各地立足農業資源和產業基礎,因地制宜推進農產品精深加工,實現了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2018年,全市規模以上農產品加工產值為441.4億元,興化市、姜堰區榮獲全國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先導區。靖江市新橋鎮德勝村圍繞打造“生態村”“旅游村”目標定位,大力推進“農業+加工業”“農業+服務業”“農業+旅游”,著力提升農業附加值。打造“德勝村”大米等5大類20多個品牌,建設農民公園、文化走廊、商業街、田園酒店等旅游設施,發展采摘、垂釣、餐飲等“德勝村”休閑旅游項目,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2018年,德勝村農副產品產值6000萬元、農副食品加工業產值4000萬元、服務業產值5000萬元。

      建設特色田園鄉村的“東羅村”模式。2018年,泰州全市財政投入9685萬元,實際帶動市(區)、鎮、村各級政府以及社會資本投入9.39億元,建設省、市級特色田園鄉村19個,同時發展新產業新業態,不僅促進村集體經濟收入及農民收入雙提升,而且探索了不同基礎、不同層次、不同類型鄉村振興路徑。2017年,興化市政府、南京萬科共同投入8362萬元(興化占49%、萬科占51%),建設“碧水東羅”特色田園鄉村,發揮臨近“千垛菜花”和“李中水上森林”景點優勢,開發特色民宿。注冊品牌“八十八倉”,種植“南梗9108”有機大米170畝。舉辦“菜花節”、“燃情東羅”啤酒節、千垛果園采摘節,推進“生態+旅游”“生態+農業”融合發展。

      農村“三權”有償退出的“喬楊社區”模式。隨著農業規模經營的大力推進,泰州積極推行農民土地承包經營權、農村宅基地及住房資格權、農民集體收益分配權“三權”有償退出改革試點,建立“歸屬清晰、權責明確、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現代農村產權制度,實施住房優惠、社會保障、就業創業、子女入學(園)等配套優惠政策,開辟農村“三權”變現途徑,打通農民市民化通道。2017年7月,高港區許莊街道喬楊社區選取欒王五、六組推進農村“三權”有償退出改革,新增建設用地68畝,轉移農村勞動力113人,獲取省補資金1320萬元。利用省補資金,安排宅基地退出一次性補償428萬元,結余部分用于投資增值,為失地農民辦理社會保險,實現土地經營權完全退出,村民身份實現了從農民向市民的轉變。

      制約瓶頸

      用地問題難以突破。設施農業用地指標稀缺。流轉土地嚴格限制建設生產管理用房,農業企業輔助設施無法建設。2018年,某農業企業因無用地指標建設冷庫,幾十畝梨爛在地里,損失近20萬元。宅基地改革試點滯后。目前,泰州“三權分置”改革工作還未真正展開,部分試點村遇到不少難題。少數地區農民不愿流轉土地,對新產業新業態發展不大支持,導致一些鄉村旅游產業發展受阻。 

      投入機制有待完善。改革創新扶持資金少。從2017年到2018年,市財政涉農扶持資金從1.8億元增加到3.8億元,累計增長2倍多。但支持農村改革創新工程的僅有“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貼息”一項,投入47.38萬元。社會資本投入不多。截至2018年底,全市19個省、市級特色田園鄉村建設累計投入9.39億元,其中社會資本1.51億元,僅占16.1%。社會資本投入1000萬以上的村有5個,6個村無社會資本投入。金融支持力度不大。2018年末,全市獲取銀行貸款的家庭農場僅1200戶,占家庭農場總數的20%,貸款余額不足5億元;其他鄉村環境治理、生態旅游、生態農業等領域,由于缺少抵押、擔保,很難獲取銀行貸款。

      人才支撐作用較為薄弱。村干部能力亟待提升。從全市來看,村干部待遇偏低,整體素質不高,村級組織帶頭人選拔困難、后繼乏人。實用人才匱乏。2017年泰州人才發展公報顯示,全市鄉村人才8.09萬,占鄉村勞動力總數3.8%。鄉村人才不僅總量偏少,而且主要是生產經營型人才,既懂生產經營又掌握農村電子商務等新技術的復合型人才更少。從業人員趨向老齡化。大量年輕勞動力進城務工,留守務農人員多在60歲以上,文化程度偏低。各地合作社、家庭農場普遍反映用工難、用工貴。

      對策思考

      推進土地制度改革創新。盤活鄉村閑置用地。對鄉村廢棄廠房、供銷社、校舍、養殖基地等進行摸底調查,因地制宜制定閑置用地盤活利用實施方案,支持利用存量用地發展農產品加工、倉儲、物流等項目建設。落實用地支持政策。認真落實國家和省市有關要求,支持規?;N植附屬設施建設,給予最多不超過10畝、種植面積3%~5%的用地指標,直接用于或者服務農業生產配套設施建設,納入設施農用地管理。推進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積極探索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加快推進農房確權登記工作。借鑒衢州市柯城區村集體統一收回、統一處置、統一開發“收回農村宅基地”模式,探索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有效實現形式,提高土地節約集約利用水平。建立支農資金保障機制。優化支農資金投入方向。貫徹落實《江蘇省政府關于探索建立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制的實施意見》要求,整合各類涉農資金,提高財政績效水平;通過以獎代補、貼息、擔保等方式,引導金融和社會資本更多地投向農業農村;設立農村改革創新獎勵資金,激勵干部群眾把農村改革創新不斷引向深入。創新金融支持方式??偨Y推廣姜堰經驗,擴大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試點范圍。積極推廣“陽光信貸”“惠農貸”“富農貸”“農牧貸”等,不斷創新農村金融產品。發揮泰州興農擔保投資有限公司等作用,適當降低擔保和反擔保費用,引導金融機構支持鄉村基礎設施建設。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投入。貫徹落實省政府《關于引導社會資本更多更快更好參與鄉村振興的意見》,制定出臺貫徹實施意見,吸引更多社會資本參與鄉村振興建設。

      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持。選優配強村級班子。建立健全村干部“定崗定編、定酬定責”“四定”激勵機制,深入實施“雁陣培育計劃”“新鄉賢回流工程”,培育一批帶頭富、帶領富、善治理的村級組織帶頭人。培育新型職業農民。依托江蘇農牧科技職業學院等院校,整合扶貧、農業農村、人社等部門培訓項目,對家庭農場主、種植大戶、農業合作社從業人員開展“量身定制”培訓,著力提高新型職業農民素質。鼓勵科技人才下鄉。采用單招單考、定向培養、面向大學生村官招聘等方式,培養既懂生產經營,又懂專業技術的一專多能型人才。吸引各類高??萍既瞬诺睫r村推廣新品種新技術,提升農業科技化水平。創新體制機制,支持在職農業科技人員到家庭農場服務聯盟等社會化服務組織兼職,建立健全農業技術有償服務機制。壯大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鼓勵現有農村社會化服務組織從單一生產環節,向信息咨詢、產品銷售、品牌創建等方向發展,擴大服務范圍,提升服務能力。培育新的市場化服務組織,通過簽訂訂單、風險共擔等多種方式,建立與專業大戶、家庭農場等利益聯結機制。

     

    來源:201911
    【打印此頁】【關閉窗口】

    (本網為公益性網站,若單位或個人不同意轉載此文,請與本站聯系)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欧美高清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