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善創新體系 加快農機裝備產業發展
    瀏覽人數: 2021-04-29

      隨著農業農村現代化步伐加速推進,江蘇農業機械裝備和農業機械化產業持續快速發展,綜合實力進一步提升、農機裝備重點企業和農機化技術快速成長、行業產業集群化優勢進一步顯現、產品結構和農機化應用領域進一步優化、糧食等主要農作物生產機械化發展步伐進一步加快。同時,也存在農機裝備產業核心競爭力不強、農機產品有效供給不充分、特色農業產業和農產品加工業機械化水平低等薄弱環節。本文從農業機械化工作角度出發,立足江蘇農業機械化發展所需,提出了加快全省農機裝備自主研制和農機裝備產業發展的思考與建議。

      基本現狀

      江蘇是全國農機裝備生產和使用大省,農機裝備產業是全省機械工業的傳統優勢產業,總量位居全國前列。一是綜合實力進一步提升。全省農機工業主營業務收入1000多億元,利潤100多億元,位列全國前三。大中馬力拖拉機、糧食收獲機械、高速插秧機、農用內燃機、秸稈還田及旋耕機械、飼料機械、農用輪胎等產量均位居全國第一。二是行業重點企業快速成長。常發集團、常柴集團、東風農機集團、沃得農機集團等企業分別連續多年進入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和全國機械工業及省民營企業百強企業行列,其中沃得農機集團生產的履帶式聯合收割機居全國第一。三是產業集群化優勢進一步顯現。已初步形成常州地區的農用柴油機制造和中小拖拉機制造集群,蘇州地區的收獲機械、糧食種植機械產業集群,連云港地區的旋耕機制造集群,常州、溧陽、揚州地區的飼料機械產業集群等,產業集群經濟總量占全省農機工業經濟總量90%以上。四是產品結構調整進一步優化。農機裝備產業的產品結構逐步向大型化、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轉變。在7000多種國際農機產品中,江蘇生產農機產品達4000多種,設施農業機械、植保機械、農產品加工機械等大量新型農機裝備研發上市,有效拓展了農業裝備產品門類。五是農業機械化發展步伐進一步加快。截止2020年,全省農機總動力達5194萬千瓦,糧食作物耕種收機械化水平達93%,為“十三五”期間全國2個糧食生產全程機械化整體推進示范省之一;水稻機插秧水平超70%,糧食產地烘干能力達63%,高效植保機械化能力達70%,均位居全國前列;稻麥秸稈機械化還田率達到52%以上,居全國第一;設施農業、畜牧業、水產養殖機械化總體水平處于全國第一方陣。

      江蘇省農機裝備產業和農業機械化發展雖然取得一定成績,但仍存在一些薄弱環節,面臨較大挑戰。一是核心競爭力不強。中低端產品偏多,高端、智能、環保、高效、聯合復式作業的農機裝備基本依賴外資企業或國外進口。除沃得、東風、常發、常柴等企業集團規模較大外,全省農機裝備制造企業普遍規模偏小,技術水平不高,高附加值產品自給率低。二是產品質量和可靠度不高。除少數企業產品在裝備水平方面與國際公司接近外,較多農機產品技術水平、操作性能、田間適應性和乘用舒適度,與國外先進機具比還有差距。三是農機裝備企業創新能力有待加強。多數企業研發投入不足,科研開發能力與國際水平差距較大。四是農機裝備領域產學研銜接不充分。農機生產、科研、教育、推廣等資源優勢的整合缺乏有效聯結機制,科研力量較分散,難以形成全省農機科研的核心競爭力。五是農業全程全面機械化短板弱項突出。高端智能農機裝備和特色農業生產急需的農機裝備供給相對不足,“無機可用”“無好機用”的難題仍然存在。如油菜、花生、大豆、棉花等農作物耕種收機械化水平平均不到65%等。

      發展重點

      立足農機裝備自主創新,滿足江蘇農業機械化發展需求,重點推動高端農機裝備、關鍵零部件、智能農機裝備及農業生產急需的特色農業農機裝備研制和實現跨越發展,推動農業機械化向全程全面高質高效升級。

      推動高端農機裝備研制,提升農機化有效供給能力。圍繞高安全性、高可靠性、高適應性技術難題,大力發展無級變速大型拖拉機和精準變量復式作業機具等高端、新型農機裝備。重點發展200馬力以上拖拉機、雜交稻育秧技術與裝備、雜交稻機插秧技術與裝備、大型旋耕施肥播種一體機、自動測土配方一次性緩控施肥技術與裝備、作物行株間除草技術與裝備、有效載荷30公斤以上植保無人機、高效能水田自走式植保機械、喂入量10公斤/秒以上履帶式谷物聯合收割機。

      推動關鍵零部件研制,提升農機化使用作業效率。充分發揮農機產品零部件對農機裝備產業鏈上下游相關產業的帶動作用,加快一批重點領域關鍵共性技術突破,不斷提高關鍵核心基礎零部件的質量和性能。重點發展環保型低排量發動機、新能源農業動力裝備、自動混藥裝置、大功率液壓動力換擋變速箱、大排量液壓無級變速器、大馬力用電控提升器和懸浮前驅動橋、柴油機國IV高壓共軌燃油噴射技術裝備、高速犁體制造工藝與材料、農機專用傳感器,規劃發展一批為高性能柴油機拖拉機配套的箱體加工、燃油泵、拖拉機前后橋等關鍵零部件生產集群配套企業。

      推動智能農機裝備研制,提升農機化綠色發展水平。推進兩化融合,突出先進制造技術、信息技術和智能技術在農機裝備產品上的高度集成和融合,不斷提高農情信息感知、自動導航、無人駕駛、精準作業、變量控制、物聯網、“互聯網+農機作業平臺”等機械化信息化融合裝備技術水平。重點發展大中型智能精量谷物播種機、智能化高速插秧機、智能化無人播種施肥植保機械、大喂入量精準控制收獲機械和集產量、含水率、品質、自動軌跡監測于一體的智能聯合收割機、智慧農場系統、智慧植物工廠裝備。

      推動特色農機裝備研制,提升農機化全面發展水平。大力研發經濟作物生產裝備、生態型畜禽健康養殖設施和設備、水產養殖加工保鮮機械、設施農業裝備、農產品冷鏈保鮮凍干裝備,推進農業生產全面機械化。一是重點發展油菜播種、收獲與烘干,馬鈴薯種植與收獲,花生收獲、摘果與脫殼,大蒜選種、播種與聯合收獲等經濟作物農機技術與裝備;二是重點發展自動飼喂、擠奶機器人、動物福利、畜禽糞污處理、病死畜禽收集處理等畜禽養殖農機技術與裝備;三是重點發展自動化育苗、智能精準投飼、水質監控、水產品捕撈、水草栽種與收割、水產品分揀、尾水處理等水產養殖農機技術與裝備;四是重點發展標準化設施、工廠化育苗、高速移栽、水肥一體化、高效低損收獲、儲運與物流等設施農業農機技術與裝備;五是重點發展田間管理、有機肥深施、果品采收、儲運、分級分選等林果生產農機技術與裝備。六是重點發展節能環保型產地烘干、小型移動預冷、果蔬保鮮及凍干等農產品保質提質農機技術與裝備。

      路徑思考

      圍繞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將需求牽引和供給創造有機結合,充分發揮協同聯動的整體優勢和江蘇制造業產業集群優勢、全產業鏈配套優勢,以融通“兩鏈”、打通“兩側”、接通“兩頭”為路徑,加快推動創新鏈與產業鏈“雙向融合”、供給側與需求側“兩側貫通”,研發創新源頭與農機推廣應用地頭“兩頭暢通”,全面推進農機裝備產業和農業機械化轉型升級。

      健全農機裝備產業創新和農機化生產保障體系。推動跨領域跨行業協同創新,完善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政產學研用相結合的農機產業創新體系。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引導重點企業“揭榜掛帥”,對標國內外先進水平實施創新趕超研發,全面提升原始創新和集成創新能力,努力推出一批“蘇”字頭的農機裝備科技自主創新成果。支持企業開展高端化、智能化、首臺套產品的研發和示范應用,加快高端農業裝備零部件的國產化進程。強化高端裝備特色和示范產業基地建設,建立一批產業創新聯盟,創造條件讓科研成果走出院(所)門、校門,推動科技成果落地生根,培育形成特色鮮明的產業科創園。強化農機裝備成果轉化和試驗示范基地建設,引導和支持優勢農機企業、科技創新聯盟直接對接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建立“企業+合作社+基地”的農機產品研發、生產、推廣新模式,開展定制化裝備技術研發服務。深化農機管理“放管服”改革,不斷推動農機化公共服務提質增效。創新農機化技術推廣體系,強化農機推廣機構基礎設施建設,加強關鍵試驗檢測設施與設備建設,全面提升農機化技術試驗和公益性檢測鑒定能力。加強科研、教學、生產單位的優勢互補與合作,加快農機化新技術新產品技術規范、標準和評價指標供給,加速農業科技成果轉化和農機化新技術、新機具推廣步伐。健全鎮村農機安全監管網絡,深入開展“平安農機”創建,推進農機安全生產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培育現代農機產業和農機化高效能應用示范集群。加強行業規劃和政策引導,重點推動大型農機裝備企業由單機制造為主向成套裝備集成為主、由生產單一類型產品向覆蓋關聯產業方向轉變;引導中小企業加強專業制造、精工生產、集約經營,打造一批行業“單項冠軍”和“小巨人”企業。鼓勵和推動優勢企業通過市場化手段開展資源整合,提升創新發展水平和市場競爭能力,搶占產業發展制高點,形成一批知名度高、競爭力強的現代農機裝備集團。堅持錯位協同發展,進一步提升環太湖及長江沿線高端農機裝備產業集聚發展水平,加速培育徐連鹽大型農機裝備和新型耕作機械、蘇中小型智能農機和零部件、淮揚現代漁業機械等一批區域特色鮮明的“專、精、特、新”農機裝備產業集群。立足糧食生產全程機械化基礎優勢,聚焦環節延伸、裝備升級、機藝融合、設施提檔等,打造升級版的糧食生產全程機械化。整體協調推進花生、油菜、大豆等其他主要農作物耕、種、收獲、植保、秸稈處理全程機械化,實現主要農作物全程機械化。圍繞設施農業、果菜茶、畜牧養殖、水產養殖和農產品初加工等特色產業,配套主要環節適宜的機械裝備,加大示范推廣力度,集成示范推廣新技術新裝備,加快提升特色產業全程機械化水平。

      提高農機產品質量和農機化作業服務水平。加強農機行業標準體系建設,組織實施農機產業標準化提升計劃。完善農機產品質量標準體系,加快制(修)訂農機產品技術標準,實現動力機械與配套農具、主機與配件的標準化、系列化和通用化開發生產。鼓勵農機企業制定內控標準,用標準提升推動產業升級。完善質量監管體系,提升質量控制技術,圍繞研發創新、生產制造和售后服務全過程,加強質量控制,提升產品品質,打造行業精品。加快物聯網、大數據等信息技術在農機裝備和農機作業上的應用,加快智能農機裝備示范推廣,建設無人農機示范農場及智慧農機示范基地,打造以智能農機裝備與技術為支撐、智慧農機示范基地為節點的全省智慧農機示范推廣應用網絡。實施“三新”農機服務培育行動,培育發展各類農機化服務新主體、新模式、新業態,規劃建設一批“全程機械化+綜合農事”服務中心,依托綜合農事服務中心為農戶提供全程機械化作業、農資統購、培訓咨詢及貯藏加工、產銷對接、金融對接等產前產中產后“一站式”綜合性服務。

      改善農業“宜機化”作業條件。加快制定機藝融合技術規范,優選種植品種,優化農藝模式,優配作業機具,將適宜機械化作為農作物品種審定、耕作制度變革、初加工配套等工作的重要條件,促進良種、良法、良地、良機融合,實現全程機械化作業和規?;a。加強縣域統籌規劃,以“全程機械化+綜合農事” 服務中心和社會化服務組織為主體,合理布局建設集中育秧育苗、農機具存放和維修以及農產品產地儲藏、烘干、分等分級和初加工等農機作業服務配套設施。以農機作業便利化為目標,加強鄉村生態環境治理、高標準農田建設、標準化果園茶園菜園、畜牧養殖、水產養殖、農村土地綜合整治等標準、規范和實施細則的制定,明確田間道路、橋涵閘、田塊長度寬度平整度及農業設施大棚等“宜機化”要求。大力支持丘陵山區開展農田、果園“宜機化”改造,擴展大中型農機運用空間,提高農機作業適應性。

      創新現代農機服務模式。推動重點農機企業由生產型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型,鼓勵龍頭企業依托大數據、人工智能、5G、互聯網等先進技術,著力提升在信息系統、精準農業服務、人機結合服務等方面的研發能力,加快物聯網、機器人、北斗導航等新技術的集成創新與應用,推動實現農機產業從制造業向生產性服務業的轉變。著力構建現代農機流通體系和售后服務網絡,探索建立區域農機產品銷售中心、配件集散中心、物流配送中心等現代農機物流體系,完善以企業、社會化服務主體、農機合作社三方參與,縣鄉售后服務保障為主體和區域農機產品售后服務中心為補充的分級售后服務網絡。

      加強農機人才培養。支持農機高等教育事業發展,積極爭取教育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農業農村部和省政府共建相關高校,支持相關高校農業裝備學科創建國家一流學科、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和申報國家農業科技重大專項;引導全省涉農高校積極設置相關專業,拓展高層次實習和實訓基地,培養創新型、應用型、復合型農機人才。加強基層農機人員培訓,通過知識培訓、交流研討、掛職鍛煉等,建設一支政治過硬、素質全面的農機管理人才隊伍和高效精干、業務精湛的農機推廣人才隊伍。推進高素質農民培育工程,以省級農機人才培訓基地、相關院校和農機企業為依托,大力培訓農機合作組織帶頭人和返鄉下鄉的農民工、大學生、科技人員、退伍軍人等,培養一批愛農業、懂技術、善經營、會管理的新型職業農民。發揚新時期工匠精神,實施農機職業技能培訓項目,開展農機職業技能競賽活動,培養一支技術精、技能強、素質高的農機技能人才隊伍。


    來源:202103
    【打印此頁】【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欧美高清一区二区三区